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分类导航
行业资讯  (202)
最新动态  (497)
最新动态
基本金属供应紧张 一季度有色金属谨慎看涨
北京铸锻行业协会   2010-01-25 09:19:58 作者:= 来源: 文字大小:[][][]
基本金属供应紧张仍未改善 一季度有色金属仍可谨慎看涨

  瑞银集团亚太贱金属/矿业研究部主管白仲仪日前在上海表示,由于金属矿业不愿投资,全球基本金属矿产资源供应并未增加,短期内很难出现新增供应。

  白仲仪表示,就铜和锌的供应来看,从2004年到2009年6年中只有2005年一次是供应多过需求,原因不是开了新矿,而是原有矿山开足马力生产。

  就铝而言,白仲仪认为,全球铝矿产资源比较丰富,理论上供应比铜和锌相对容易。但铝产业最大的问题是电力消耗量大,对能源价格比较敏感。他认为,目前中国煤价格即将达到1000元/吨,如果在此高位持续一段时间,可能推动电力价格走高,进而对铝的生产造成影响。

  在宽松货币政策作用下,2009年全球经济企稳回暖是不争的事实,最新公布的中国、美国、欧元区、日本的12月PMI值继续上升,显示了全球制造业复苏和扩张的势头。虽然经济好转对大宗商品特别是基本金属价格构成有力的支撑,但一旦“退出机制”逐步实施或者市场预期加强,货币的流动性不可避免地将出现收缩,前期大幅上涨的大宗商品价格包括基本金属价格可能又要承压。

  2010年首周3月期央票发行利率上升4个基点,1月12日 1年期200亿元央票发行,比上周多80亿元,利率也上调 8.29个基点至1.8434% ,这是1年期央票发行利率连续20周维持稳定后再度出现上行。当天央行还进行了2000亿元的28天回购操作,利率仍维持在1.18%的水平上,但操作量却较上周增加了1250亿元,再加上央行1月13日意外提高存款准备金率,而最新的第5期央票1年期的利率再次上调至1.9264%,这一系列举措预示着我国货币政策微调序幕已经拉开。

  中国人民银行称,2010年要合理把握好信贷投放节奏,尽量使贷款保持均衡,防止季节之间、月度之间异常波动,这一点显然是针对去年信贷投放的极度不平衡。央行在明确今年货币信贷适度增长的同时,也强调会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和组合来加强流动性的管理。虽然2009年新增贷款接近9.59亿元,预计今年2010年新增贷款也将达7.5万亿,M2增速为17%,但信贷投向将支持重点建设项目,而新增项目预计将会缩减,而且监管部门强调放贷的进程,不希望去年上半年突飞猛进的情况再现,可以预计今年信贷投放总体将保持平稳,本周商业银行接受窗口指导甚至停贷的传言也并非空穴来风。所以去年流动性过剩的原因之一信贷投放失衡已较难出现。

  而国际方面,可视为全球流动性重要风向标的美元指数自去年12月以来持续上涨,短期从78.449回调后于76一带再次获得支撑并反弹,技术显示一旦突破前高,指数有望短期上看80,美元的上涨将抑制大宗商品价格特别是前期大涨的基本金属价格。目前全球市场关注美国失业率的变化,预计美国失业率若出现回落,美国退出机制引出的呼声可能抬头,而这将可能进一步提升美元。

  总体而言,我们认为2010年有色金属的涨幅难以再现2009年时的情景,金融属性和商品属性之间的矛盾甚至互搏将对基本金属价格产生重要的影响。我们预计2010年上半年金属价格可能继续保持局部强势或相对强势,但振荡可能加剧,而在下半年若货币政策继续转向,则金属价格可能面临较大的修正。

  而对于上期所的三个有色品种,虽然总体趋势相似,也均面临高库存的压力,但也存在差异,比如铜的供应过剩可能是三者中最少的,而锌有中国整治高污染、高耗能项目的市场炒作题材,铝库存最为庞大,但中国对高耗能、产能过剩行业的整治力度也在加大,2010年可能是铝产业整合之年。电煤紧张、电价上涨和国内氧化铝的局部供应短缺,欧洲因碳排放价提高催升了电价,导致欧洲60%—70%铝厂面临停产,这些题材继续支持铝价,而且铝价与其他金属的比价较低,存在补涨基矗

  综上所述,我们在认同全球经济回暖支持基本金属在上半年继续维持上涨趋势的同时,应密切关注中美两大全球经济引擎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后续发展,第一季度可继续保持谨慎看涨的观点和操作,但对于前期大涨的铜锌头寸应有一定限制甚至逢高减磅,而其中对于铝的买单可以适量增加配置。具体操作角度上,金融市场包括商品市场一旦因货币政策或者财政政策的原因出现局部转向,从避险角度上说,鉴于铜铝比价处于近年低值区域,则可尝试买铝抛铜规避部分风险。

  世界金属统计局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2009年1-11月期间,全球铜市供应过剩19.1万吨,而上年同期全球铜市供应过剩量为20.5万吨。

  WBMS称,2009年前11个月,全球铜消费量为1686万吨,小幅高于上年同期水平。1-11月,中国铜表观消费量较上年同期的462.0万吨增加42%至657.6万吨,欧盟铜需求较上年同期减少20%至284.3万吨。

  前11个月全球矿山铜产量同比增加2.1%至1447万吨,精炼铜产量同比增加0.9%至1701万吨。

  WBMS数据还显示,全球1-11月铝市供应过剩104.8万吨,同期全球铝需求量较上年同期减少216.1万吨,或6.2%,至3262万吨;同期铝产量较上年同期下降254.2万吨,至3367万吨。

  数据显示,2009年1-11月期间,全球锌市供应过剩9.2万吨,全球精炼锌产量较上年同期减少37万吨至1030万吨,其中欧盟国家锌产量减少41.5万吨。同期,全球锌需求量减少36.2万吨,中国锌表观消费量为448.6万吨,约占全球总需求的44%。

  日前,我国央行分别上调了3月期央票发行利率4个基点和1年期央票发行利率8个基点,并上调了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政策调整力度其实并不大,但由于出台的时点早于市场的普遍预期,市场多头信心有所动摇,铜价涨势受阻,LME三个月铜开始围绕7500美元/吨一线宽幅振荡。

  近期的货币政策调整尽管超出了市场预期,但并非全面紧缩的开始。央行此前已一再表明要控制信贷投放的节奏和力度,当下央票到期量巨大,银行放贷冲动可能难以遏制,加之通胀逐步上升,央行此举不过是对调控精神的贯彻。但这一系列政策调整已经向市场释放了明确的信号:始于2008年年底的刺激政策已经开始转向,政策回归正常化的序幕已经拉开。但由于当前人民币升值压力和就业压力的存在,加息应该是年中以后的事,近期央行仍将以公开市场操作以及准备金率上调等“数量”调控手段为主,力度则主要依据商业银行信贷投放情况及通货膨胀情况而定。

  发达国家大规模政策“退出”更是为时尚早。美国经济复苏之路并不平坦:受再库存带动,美国工业产出与产能利用率明显改善,去年12月份工业产出较11月份增加0.6个百分点,产能利用率从11月的71.5%上涨至72%;但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连续第7个月在70附近振荡,显示消费者信心仍然缺乏上行支撑力;2009年12月CPI同比上升2.8%,环比涨幅0.1%,核心CPI环比微涨0.1%,通胀依然温和;而12月公布的失业率与11月持平为10%,预计2010年上半年失业率将继续维持高位。不久前美联储表示,只要核心通胀和通胀预期仍较低,失业维持高位,利率就不会上调。欧洲央行在今年1月份议息会议上基于对经济的判断,宣布维持利率1%的低位不变,并继续短期固定利率贷款的无限供给。因此,发达国家在今年上半年很难出现实质性的大规模政策“退出”。相反,随着经济的缓慢复苏,发达国家的整体金融条件明显改善,银行信用创造的功能正在恢复,货币流通速度逐渐加快,今年上半年全球流动性可能依然相当充裕。

  日前,我国央行分别上调了3月期央票发行利率4个基点和1年期央票发行利率8个基点,并上调了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政策调整力度其实并不大,但由于出台的时点早于市场的普遍预期,市场多头信心有所动摇,铜价涨势受阻,LME三个月铜开始围绕7500美元/吨一线宽幅振荡。

  近期的货币政策调整尽管超出了市场预期,但并非全面紧缩的开始。央行此前已一再表明要控制信贷投放的节奏和力度,当下央票到期量巨大,银行放贷冲动可能难以遏制,加之通胀逐步上升,央行此举不过是对调控精神的贯彻。但这一系列政策调整已经向市场释放了明确的信号:始于2008年年底的刺激政策已经开始转向,政策回归正常化的序幕已经拉开。但由于当前人民币升值压力和就业压力的存在,加息应该是年中以后的事,近期央行仍将以公开市场操作以及准备金率上调等“数量”调控手段为主,力度则主要依据商业银行信贷投放情况及通货膨胀情况而定。

  发达国家大规模政策“退出”更是为时尚早。美国经济复苏之路并不平坦:受再库存带动,美国工业产出与产能利用率明显改善,去年12月份工业产出较11月份增加0.6个百分点,产能利用率从11月的71.5%上涨至72%;但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连续第7个月在70附近振荡,显示消费者信心仍然缺乏上行支撑力;2009年12月CPI同比上升2.8%,环比涨幅0.1%,核心CPI环比微涨0.1%,通胀依然温和;而12月公布的失业率与11月持平为10%,预计2010年上半年失业率将继续维持高位。不久前美联储表示,只要核心通胀和通胀预期仍较低,失业维持高位,利率就不会上调。欧洲央行在今年1月份议息会议上基于对经济的判断,宣布维持利率1%的低位不变,并继续短期固定利率贷款的无限供给。因此,发达国家在今年上半年很难出现实质性的大规模政策“退出”。相反,随着经济的缓慢复苏,发达国家的整体金融条件明显改善,银行信用创造的功能正在恢复,货币流通速度逐渐加快,今年上半年全球流动性可能依然相当充裕。

  宽裕的流动性难免引发市场的通胀忧虑,如美国长期国债隐含的通胀预期在2009年年初触底后持续上升,目前已回到危机爆发前的水平,不断上升的通胀预期会使资金选择在类似铜这样供给有瓶颈而需求前景广阔的大宗商品上寻求“保值”,进而为铜价提供支撑。

  展望后市,随着全球经济逐步摆脱金融危机的阴影,2010年全球经济有望延续回升的趋势,无论是发达经济体中的美国、日本和欧元区,还是新兴经济体的代表“金砖四国”,OECD领先指标均呈现强劲的升势,显示未来半年全球经济仍有望延续目前强劲的复苏势头,铜价强势格局有望延续。就短期而言,随着“两会”的召开,中国货币政策的微调方向将更加明晰,这将冲减市场对不确定性的恐慌,而春节后3、4月份下游订单将呈现大幅回升态势,甚至节前“冬储”也在积极进行之中,这些都支持短期铜价的走势。

  2009年第四季度我国铜进口大约为62万吨,增长仍十分强劲,我们预计2010年一季度中国铜进口将进一步增加。这不仅仅是因为企业开始为2010年的生产储库,更为重要的原因是,铜价在过去的一个半月里持续高于伦铜价格,截至18日,上海三个月期铜价大约高于LME三个月铜170美元/吨,而在2009年8—11月则为大幅贴水。在国际铜消费尚未恢复之际,中国消费是全球铜需求增长的主要力量,外弱内强的格局下,进口伦敦铜仍然有利可图。消费持续回暖,也令市场对一季度铜价产生持继上涨的预期。

  货币政策“收紧”下库存之重显现

  不过,我们也看到了利空的一面。虽然周小川元旦表示2010年央行将继续实施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但此“适度宽松”与去年的“适度宽松”不可同日而语,3个月央票发行收益率在7日意外走高,预示着持续一年多的宽松货币政策渐启退出大幕。在市场资金持续宽松的背景下,央行此举表明其开始关注市场的通胀预期。紧接着,中国央行宣布自1月18日起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更加明确了政府的调控走向。此前,中国经济走强的趋势日渐巩固,市场流动性持续充裕,持续高涨的通胀预期支持中国的经济刺激政策开始退出。虽然我们预计中国将在下半年进入加息周期,但目前在铜等商品价格进入“高位”阶段的背景下,政府对市场的态度已经有明显的转变。

  而在金融属性胜于商品属性阶段,铜库存一直是一个令期价有恃无恐的因素。在过去的一年里,伦铜的库存从34万增加到52万,而伦铜的价格则从3200美元飙升至7500美元以上。在流动性充斥市场的时候,价格的变动往往受资金的推动,而在流动性开始收缩,铜的金融属性开始减退,商品价值回归供需面,库存作为衡量供需松紧的显性因素,作用开始被放大。

  铜价后市或振荡上行

  近期上涨的因素主要来自全球经济回暖和中国进口的快速回升。市场对中国需求仍然信心满满,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仍在进行中,中国在电缆电线与电力基础设施方面,对铜的需求依旧旺盛。且目前铜生产商的产能利用率达到95%,如此高的产能利用率表明后市铜的供应弹性已经不大,唯一不足的是当前库存严重高企,预计一季度全球将面临“去库存化”进程,库存的减少将成为一季度铜价上涨的源动力,但我们不可忽略宏观政策特别是货币政策的调整因素。笔者认为,在商品价格持续上涨的刺激下,政府今年将会越来越频繁地“出招”,而每一次干预都将成为期价短期调整的重要原因。预计2010年上半年期铜仍以上涨为主线,但期间将伴随越来越多的调整,毕竟目前铜价已经站上了前期的高位重心之上,2009年单边上涨的行情将一去不返。

  铜做为基本金属的代表,自2008年年底触底后持续上行,至今没有出现回调,并成为金属市场价格上涨的领头羊,但在暴涨之后,尤其是当铜价接近金融危机发生前的水平之时,铜价又将如何运行?

  在“中国因素”、美元贬值、流动性泛滥以及经济复苏预期不断增强等多重利好支撑下,铜价在去年得以维持上涨走势并成为涨幅最大的基本金属,如国内外期货市场期铜合约全年涨幅高达150%,现货铜价反弹幅度也达到了130%。与去年铜价强劲反弹相对应的是,铜市的供需基本面改善程度却不足以支撑铜价出现如此巨大的涨幅。进入今年,铜价来自供需基本面的支撑偏弱,铜价涨势是否将延续?后期哪些因素将成为铜价走势的重要指引?

  国际铜市过剩压力缓解

  精炼铜供应过剩程度显著下降

  随着矿山的复产、冶炼企业产能利用率的提高以及废杂铜供应的增加,去年全球精炼铜产量回升,全年产量在上半年同比负增长4.4%的前提下仅小幅下降0.2%。预计今年全球经济的进一步复苏、铜价的进一步反弹将刺激精炼铜供应增加。虽然矿山品位降低将限制矿山铜供应增幅,但废铜回收利用产业链的重启将在一定程度上弥补铜精矿产量的下降。预计今年全球精炼铜产量将出现小幅增长,而全球精炼铜需求也将回升,因此,精炼铜供应过剩程度将得到明显改善。预计今年全年精炼铜供应过剩将大幅缩小,但过剩压力可能将集中于今年下半年。

  中国需求依然强劲,并继续扮演核心角色

  2009年以来,全球经济逐步复苏,制造业开始回暖,铜市需求回升、供应过剩失衡有所好转。中国在保持全球第一大精炼铜消费国地位的同时,国家收储、进口激增等“中国因素”为正处于复苏进程经济环境下的全球铜市注入了大量活力。正是受中国消费强劲提振,去年全球精炼铜消费总量同比减少7.5%,大大低于除中国外全球其他国家及地区17%的降幅。从中国铜消费主要行业发展趋势看,电力行业、空调制造业增长态势延续并将进一步提升铜消费量,预计今年中国铜市实际消费量同比将增长5%—10%。

  发达国家消费增长,但难以恢复至金融危机发生前水平

  去年下半年,欧美等发达经济体复苏迹象逐步明显,经济领先指标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工业生产均显著回暖。随着房地产、制造业的筑底回升,铜市消费量出现回升。但由于发达国家去年年上半年铜市消费低位徘徊,去年全年铜消费量同比仍出现20%左右的下降。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铜消费总量50%左右为建筑用铜。受惠于首次购房退税计划,美国现房销售自去年9月以来连续上升,关键领先指标独栋建筑许可数和独栋新屋开工数均出现止跌企稳迹象。预计今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将延续回稳之势并拉动铜市消费的增长。但发达经济体经济今年存在二次探底风险,经济增长可能呈现前高后低的走势,预计上半年发达国家铜市消费需求在去年低基数之上将实现增长,但下半年增速可能逐步放缓,较难恢复至金融经济危机发生前2007年铜市的消费水平。综合来看,今年全球铜市消费整体将有所增长,预计同比增长6%左右。

  铜价仍处在上升通道中

  今年上半年上行态势将明显趋缓

  今年上半年,铜价上涨动力将仍来自于走势偏弱的美元、欧美等发达国家经济的进一步复苏以及各国央行持续实施的宽松货币政策。美国当前经济复苏基础并不十分稳固,财政赤字债台高筑、贸易赤字难以乐观,美联储未来几个月将维持近零利率,因而美元弱势格局中短期难以改变。去年美元持续走弱与近零利率曾引发大量投机资金进行“利差交易”:大量热钱卖美元同时买入风险资产的游戏持续进行,最终导致美元的持续走弱与铜价的上涨。虽然利用美元进行“利差交易”的资金年底的获利平仓导致美元阶段性反弹,也促使基本金属价格出现短期回调,但预计今年年初随着国际游资重新建立“利差交易”头寸,可能再度对美元形成阶段性打压,进而会构成推升铜价的因素。与此同时,考虑到宽松货币政策环境在今年年初仍将延续,市场避险需求仍然相对偏弱,将有利于进一步推高铜等资源垄断属性较强的大宗商品价格。

  但毕竟去年铜价涨幅巨大,短期积累的巨大涨幅、多头资金的巨额获利可能已经部分透支今年铜价预期上扬空间。今年上半年铜市供需基本面仍将以宽松格局为主,铜价上涨过程积累的下游消费企业、贸易商手中的社会库存仍待消耗,再加之日益增加的期市库存,铜价上涨来自供需基本面的支撑仍然较弱。

  今年年中须防范美元趋势性走强风险

  欧美经济今年下半年可能出现趋势性回落,同时美国小幅加息及美元下半年中期转强等因素均会对铜价形成打压,铜价下半年可能呈现偏弱走势。

  库存再建将成为今年上半年欧美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但对经济推升作用年中可能逐渐消退。下半年发达国家内需复苏力度可能难以抵消库存调整、净出口下降以及政府支出削弱的打压,欧美GDP环比增速全年将呈现前高后低态势。而铜价受欧美经济增速放缓基本面因素影响,上半年高位振荡后下半年涨势将有所放缓,全年也可能呈现前高后低格局。值得重视的是,今年上半年美国可能逐步收回过量流动性,下半年的一至两次加息可能都将在资金面进一步打压铜价。更为重要的是,当前利用美元走弱与近零利率进行“利差交易”的国际游资,在美国加息预期转强、美元弱势改变之际将会大量平仓,成为冲击铜价的突发性因素。因此,年中投资者须防范美元趋势性走强所导致的市场风险;年中或之后,美元中期走强将改变国际资金参与“利差交易”格局,进而将导致下半年铜价上行动力匮乏。

  整体而言,预计铜价上半年仍将延续去年的振荡向上趋势,但上行态势将明显趋缓、通道倾斜程度小于去年。预计今年上半年铜价可能在55000—65000元/吨区间宽幅振荡上行。建议投资者阶段性维持多头波段操作思路,逢高逐步离场观望、逢低适当小量建仓。

  中国需求超预期可能会带给市场惊喜

  尽管如此,仍然有不确定性因素可能会修正上述观点:一方面,中国需求如果出现超预期将给市场带来惊喜。中国去年铜产量、进口量屡创新高,但表观消费量激增的背后不乏政府收储、民间资金囤铜、贸易商囤货等非常规因素造成的“数字假象”。大量社会库存的存在成为市场担忧 “中国因素”难以再现去年对铜价强大推动的原因。但如果中国私人投资增速超预期,将带动中国铜市消费需求的超预期增长并对铜价构成新的上升动力。否则伦铜在8000美元/吨以上、沪铜在70000元/吨以上压力较大。

  另一方面,废铜贸易也构成了影响铜价的不确定因素。废铜的回收利用对国际铜市供需格局影响力逐步加强,而且将更为显著。全球废铜回收利用产业链以及国际废铜贸易经历了去年的停滞后今年将进一步恢复。而废铜贸易的恢复将对铜市供需格局形成冲击,冲击大小则将取决于废铜回收恢复程度及中国进口政策,存在不确定性。中国不但废铜利用率偏高而且对外依存度大,今年国际废铜供给将进一步增加,但中国废铜进口政策的不确定性可能阻碍中国废铜进口量难以恢复至金融危机发生前2007年的水平,从而推高对于铜精矿以及精炼铜的进口。但如果中国废铜进口量激增,则可能减少铜精矿以及精炼铜进口,从而将导致国际铜市供给偏多。因此,废铜贸易的不确定将成为影响铜价走势的风险因素之一。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标题
内容
表情
 

北京铸锻行业协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工体北路4号 环保楼201室  邮编:100027

电话:010-85235605   010-67767207

传真:010-67790218

邮箱:bjzdwq@163.com



京ICP备09032980号